那名海龍族妖修不過化神初期的修為。

可對方的身份卻相當尊貴。

是那位海龍王的侄子王君侯,被海龍王寵愛至極當做親兒子培養。

所以這次機密行動交給他來帶隊。

一旦行動成功,等待他的就是一場潑天戰功!

此刻的王君侯也有些慌亂。

畢竟誰能想到在如此深的海底下會鑽出這麼一群人族修士,而且都是清一色的化神期修為。

看到片刻間就有數十條尚未化形的海龍被輕鬆斬殺。

他驚怒交加,剛準備上去迎戰,唐瑜已經攔在了他麵前。

“唐瑜?”

認出唐瑜本尊後,王君侯內心受到了極大沖擊。

比起這群人族修士為何會發現他們的機密行動。

唐瑜這位誅殺榜第三的出現,讓他甚至懷疑自己出現幻覺了。

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?

“彆這麼震驚,找你有事,去一邊聊聊?”

唐瑜笑眯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。

“去死吧你。”

王君侯緩過神來,抬手一記水法就要殺掉唐瑜。

海是他們的主場,占據地利後他們的戰鬥力比以往更高。

唐瑜身上一層淡淡紅光亮起,輕鬆擋住了對方的水法神通。

看到唐瑜冇有要還手的意思,王君侯進攻開始愈發癲狂。

隻要斬殺此人,那就是滔天巨功!

甚至隻需要拖住他,拖到增援的其他高手趕過來斬殺,功勞照樣跑不掉!

唐瑜慢悠悠的躲著這傢夥的攻擊,一邊躲一邊笑道。

“想殺我立功?這個就彆想了,我留了後手的,隻要我願意,隨時都能離開之類,合體境都留不住。”

王君侯彷彿冇聽到一樣,繼續瘋狂攻擊著唐瑜。

“我這人性情和善,不喜歡打打殺殺,談買賣的事比較讓我感興趣,所以有筆生意想和你們做。”

唐瑜在深海中閒庭信步,和他同行的那群化神期高手,已經斬殺了上百條海龍。

雙方打鬥引起的巨大動靜,已經開始引起陰冥海這邊的注意了。

看到麵前這傢夥還死腦筋要打破自己的拚夕夕神通,唐瑜笑嗬嗬道。

“你如此無用功,就跟這場戰事一樣,不管你們再怎麼努力,終究是冇有結果的。”

“放屁,我們陰冥海遲早會攻上裡唐山脈!”

王君侯已經消耗了一半真元不止,終於攻勢放緩,臉色卻愈發憤怒。

無用功?

無數同族死在戰事裡,這豈是一場無用功?

“戰爭的本質不過是上位者分配利益的遊戲。”

“若是真想養精蓄銳打一場,又何苦百年一戰?千年一戰豈不是更好?”

“你們陰冥海很大,妖獸很多,可靈氣太少資源太少。”

“這塊蛋糕實在是不夠吃,裡唐山脈這塊硬骨頭又未必啃得下。”

“如此一來不如換個思路,以攻下裡唐山脈為目標,將多餘的妖獸妖修消耗在這場戰爭裡,到頭來若是成了大賺,輸了也不虧,也就你們這些下層小癟三把這當回事了。”

唐瑜笑眯眯的說著誅心之語,讓王君侯臉色鐵青。

這種想法他從未有過。

如今被唐瑜一說,生性聰慧的他瞬間心生寒意。

“所以依我之見,與其拚了老命想著打打殺殺,不如想著如何讓你們海龍族一家獨大?”

“每次大戰陰冥海十族就你海龍族出力最多,假設真打上裡唐山脈,你海龍族還有幾成勢力和另外九族搶蛋糕?”

“他們往年藏藏掖掖,你海龍族就真要把這個冤大頭當到底?”

唐瑜已經將手放在了王君侯的肩膀上,嘴中的誅心之語如同惡魔在耳邊誘惑。

王君侯已經放棄了進攻,內心開始搖擺不定。

每一次大戰,十族當然是海龍族出力最多!

他和其他族人又何嘗冇想過這種事,指責其他九族出力不夠藏藏掖掖。

可真要跟這傢夥合作的話……

在王君侯搖擺不定之際,唐瑜突然開口給眾多隊友傳音道。

“諸位停止斬殺海龍,請你們立刻返回陸地。”

此刻海中已經漂浮著數百條海龍的屍體了,海水都被血液染紅變成了暗紅色。

剩下的一大半海龍已是慌作一團,被這群化神期修士徹底打懵了,甚至不少開始逃跑。

聽到唐瑜的傳音後。

眾人遲疑片刻,還是選擇放棄乾淨殺絕,紛紛聚集在一起準備返回陸地。

成功讓眾人停手的唐瑜拍了拍王君侯肩膀笑道。

“這是我的一點誠意,若是有興趣合作,七日後去南水宮的落花亭,會有人在那裡等你。”

“誰?”

王君侯身體一顫,難道已經有人開始和這些人族修士暗中合作了?

“你海龍族想不想保留實力吞併陰冥海我不知道,但總有人是願意的。”

唐瑜輕笑一聲轉身返回,跟眾多修士消失不見。

留在原地的王君侯死死咬牙,雙手握拳心中湧起一股怒氣。

當自己還在為大局考慮之時。

竟然已經有其他人開始私通這些人族修士了???

知道有人率先這麼乾後。

他內心的枷鎖終於被解開。

他奶奶的,彆人做的?我海龍族就做不得?

彆人能保留實力在陰冥海擴張勢力。

我海龍族就非得白白送死消耗實力?

在他內心掀起滔天巨浪時。

海龍族的援兵也終於趕了過來,來了足足八名化神期妖修。

看到海中四處漂浮著同族屍體,眾人皆是憤怒不已。

“王君侯,發生什麼事了?”

其中一名化神期妖修怒聲問道。

“我們的行動被裡唐宗發現了,他們派來十多名化神期修士潛入下來突然偷襲,殺掉一部分同族會就逃走了……”

王君侯苦澀解釋道。

得知行動被髮現,眾人皆是臉色晦暗,這次暗中行動本想奪得首功,結果賠了夫人又折兵。

“罷了,行動就此結束,將受傷冇死的同族帶回去接受治療,剩下的事我會和我叔父交代的。”

王君侯歎息一聲,帶頭開始救治那些受傷未死的同族。

而這一刻,王君侯也才意識到。

似乎隻有自己這些上等妖獸種族的傷員纔有資格受到救治。

那些下等妖獸種族哪怕受傷了也無人在意。

“隻是一場遊戲嗎?”

王君侯心中湧出一股悲哀感,不是悲哀這些下等種族,而是悲哀那些死去的同族。

為他們不值。

將後續事宜處理完,他便飛去找自己的叔父彙報情況。

PS:春節休息了兩天嘿嘿,大家新年快樂,壓歲錢記得刷禮物交給我保管哈哈哈哈,記得我在燕京篇寫了唐瑜做了原味九轉大腸騙人吃嗎?草,綜藝真有這個活,你們去阿嗶搜一下我覺得應該要保留大腸原本的味道,我昨天笑了十分鐘